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November, 2005

难得今天悠哉闲哉,决定将以往的照片好好收拾一番。

其实知道收拾照片是一件既痛苦又快乐的事情。

快乐的是可以回味从前的冲劲、爽快、大胆、傻劲、情谊等等。

苦的是会因为快乐的事而往往必定收拾到几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完事,真糟糕。

今天反而多了一件苦的事。

看见了当初旅行甜蜜的照片。还没收拾。

这些照片其实已收在我的记忆抽屉里,看来是没必要时是不会把它拿出来,毕竟已经过了一年半载,记不记得已不重要了。

但这次的重新发现却勾起了一丝丝的回忆,而且是美好的旅行、工作和亲密的回忆。

看着当初到浪中岛的照片,你我自然的搂抱、对望,拍出来的照片都是最自然的。你还趁我裸着上身晒太阳睡午觉时跑到我身边扮鬼脸拍照,害我现在无法将照片公诸于世,因为照片里有我隐秘的纹身。

 

现在一切都不是了。

 

你我也没有很实现“再见亦是朋友”的承诺。

没有事情也不会为对方打个电话。或者应该说没有要联络的冲动,就不要勉强自己强装大方。

我把你我的甜蜜照片集合起来放在一本相本里。

没有特定的理由,只是不想妈妈回来看相本时看见了问长问短,毕竟妈妈是不知情的。

 

听着陈绮贞的《旅行的意义》,单曲版本的。

那时我们最后一次的旅行。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blue-gate-crossing.jpg

刚刚不小心又看了一次《蓝色大门》,由陈柏霖主演的台湾影片。

本以为妹妹们不会将整部片子看完,原因不外是《蓝色大门》是一部需要耐心和专注力的电影,但他们都完整地将它看完,出乎我意料。

虽然是第二次,但电影的结尾仍然让我起鸡皮疙瘩,感动的程度依然是有的。

感叹青春的价值,遗憾青春的流势。

正如戏里面所说的,

“这个夏天,好像什么也没做到似的”

“三五年过后,我们又会变成怎样的大人呢?”

“你现在怎样想,就会让你变成怎样的大人。”

 

我好像都无法想起年少时的我是怎样想的,而促成今天的我。

我只是清楚知道,我的年少痴狂不顾一切随心所欲大吃大喝的性格已经不在人世。

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