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March, 2007

不能接受

真得不能马上接受这个事实。

 

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结局。

 

难道幸运之神真的嫌弃我,就让我失望的归去?

 

《一掷千金》,我只赢得RM250

 

怎么可能

??????????????????????????????????????

??????????????????????????????????????

??????????????????????????????????????

??????????????????????????????????????

???????????????????????????????????????????????????????????????????????????

???????????????????????????????????????????????????????????????????????????

???????????????????????????????????????????????????????????????????????????

Read Full Post »

各位乡亲父老,叔伯兄弟,舍主一不做二不休,做出了人生中第一次的最贵的决定!

 

虽然生死未卜,但舍主相信,凭着 

  • 60%清晰的分析能力
  • 30%的超准直觉,才能构成有把握的冒险精神,
  • 再加上10%的信心磁场

即使没有办法赢取可观的数字,也要对自己有个好交代! 

《一掷千金》 

RM100,000.00 

我杀到来啦! 

(恳请幸运之神眷顾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Read Full Post »

深仇大恨

实在无法想象,这27年来,功亏一篑,竟然会在这么多人面前献丑。 

这么多人包括:

  1. 前同事们
  2. 电台DJ
  3. 电台高层们
  4. 唱片公司代表们
  5. 各大报章和杂志朋友们
  6. 我不认识的人们

为了林佩嫣,我站在舞台上唱《屋顶》。

我唱走音!

是超级走音!

我想,要血洗这一次的丑行之前,应该在深山里找个山洞,苦苦修行,再步出红尘血战舞台!

小敏慧,对不起,是我的不足,让你难看。

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成为另外一个吴宗宪!

Read Full Post »

FUCKER

昨天是星期六。

 

我们一行四人本着那丁点儿的精神和力气,在公司逗留超过办公时间,希望能够将还未完成或临时改来改去永远改不完的工作一一完成。就连我们那脾气最暴躁的同时妮克儿,也与我们同在。

 

(因为她和我们一样相信TEAMWORK

 

毕竟距离活动的日子还剩一个星期,而改来改去永远改不完的事情却好像我们公司隔壁的双子塔一样,高高在上,如果要爬的话,应该要花上好一段日子。

 

我们毫无怨言、尽心尽力的去适应每一个变化。(虽然变化一直在发生,有决定等于没有决定,签了名竟然还可以再换。)

 

好笑的是,由A变到CC变到JJ变到Z,然后再变回A,一切从新开始。 

怪我知识浅薄,这也许是新颖的管理方式吧。

 

突然之间,电波鸽子传来总经理的信息,本以为是一些artworkapproval,结果出乎意料。

 

Why you all keep asking me to check e-mails? 

Today is Saturday, tomorrow is Sunday! 

I GOT MY PERSONAL LIFE TO GO ON! 

我们一行四人,原以阿Q精神让自己快乐一些,可是,这则信息马上让我们扯火。扯火之中,心冷了一大截,脑汁顿时失灵。

 

沉默了一下,我们冷笑。

 

You want your personal life? 

FUCK OFF, ASSHOLE!!!

Read Full Post »

我想,我的任性应该不会令人感到反感。

连续两个晚上被邀出席生日派对,前者是同事,后者则是大学朋友。

我一向都不是生日派队的常客,因为周围的朋友都没有开生日派队的习惯,顶多也只是三朋两友聚餐庆祝,已够温馨满足。

对于热衷于生日派队的仁兄来说,我想,其目的是想将不同领域(小学、中学、大学、工作、活动)要好的朋友聚集在一起,为自己一年一度的周年庆热闹一番。

四个字,共襄盛举。

场面依然是温馨平和,大家有说有笑的,也算是一种平和的热闹。

(“切完蛋糕后玩游戏”已成为历史。我在怀念音乐椅子、打报纸、警察抓小偷、BI BA BOOM等。。。我想27岁的我们玩起来,应该也可以一样疯癫。)

(切完蛋糕后,只有我在拍掌。不是应该切完蛋糕后,大家起哄要寿星公许愿,吹蜡烛,拍合照,然后切蛋糕?)

就是好像没有办法混在一起。意思是说大学朋友和工作朋友,或者活动朋友和小学朋友。大家都好像没有要认识大家的意思,各自在自己的朋友圈里打混。

这样说起来也相当是一种偏激的说法。

秀蓉姐下午的时候预测我会anti-social,所以晚上的时候我准备好心情,打算大大social一番。

可是生日派队的环境却没有“请你social啦”的氛围,27岁的大学同学们开始谈起孩子经,我对此话题的兴趣只有40%

没有办法,废话了几下,打了几圈的机,结果,我是第一个离开现场的朋友,而且还是很任性的离开。

(任性解说为,当秀蓉姐问我为何这么早离开,我说因为很闷,所以要回家睡觉。)

(不任性解说为,但秀蓉姐问我为何这么早离开,我应该要说龙体不适或还有约会或其他大体的原因。你应该比我还清楚。)

从沙亚南到增江,整整一个小时的回家路途中,我不扭开收音机,耳朵塞起手机的耳机,听我最爱的歌曲。

一个人驾着8岁的青色Proton Iswara、冷气没有gas所以打开车窗、任由冷风打在我的脸上、twist-perm的头发放肆的在划浪、伴随的歌曲有萧亚轩啦啦歌《表白》、五月天痛心到死的《拥抱》、黄力行不羁有型的《礼物》、王菲哭到半死的《矜持》、深白色冷冷默默的《鱼在水里哭》、陈琦贞平和到想哭的《表面的和平》等,我的右手在窗外玩风。

(看起来真得很有拍MV的感觉)

ren_xing.jpg

任性美媚曾经靠我很近,让我体验了许多,人生中的经验没有她,应该失色很多。

年纪大了一点,任性美媚就离我越远。她好像依稀曾经对我说,我们的年龄开始不符合,所以有距离是理所当然的。

我不赞同,也不反对。

(没有选择的余地)

所以,任性美媚,虽然我的年纪大了一点,我还是很帅很好玩哦,得空找找我吧!

所以,秀蓉姐,希望你了解我的心情,下次我会寻找平衡点,努力一些维持场面 😛

 

不知日后,你是否还会请我去生日派对?

Read Full Post »

徒然记

想说不紧张真是在骗人。

无论咸蛋超人多么咸蛋,无论咸蛋超人多么超人,他始终无法化解紧张的密码。

天生注定,就得“咻”一声飞到目的地。

心跳加速留冷汗,样样紧张的症状都写在脸上。

天色早已暗淡,乌云盖满天,还没有下雨。

不知上天会否为我流泪?

nervous_spot.jpg 

深呼吸后再呼吸,还没进门,心情紧张到不得了。

没有办法了,一定要使出绝招!

二话不说,拿出秘诀,然后赶紧吞下勇气止咳丸3颗,再加大胆果汁,大口大口吞下去。

趁着热度还在95度时,横冲直撞,不理三七二十一,往前飞,撞个正!

 

大事周章,结果不过如此。

 

你好。我好。你好。我好。你好。我好。

你好。我好。你好。我好。你好。我好。

你好。我好。你好。我好。你好。我好。

你好。我好。你好。我好。你好。我好。

你好。我好。你好。我好。你好。我好。

你好。我好。你好。我好。你好。我好。

你好。我好。你好。我好。你好。我好。

你好。我好。你好。我好。你好。我好。

你好。我好。你好。我好。你好。我好。

你好。我好。你好。我好。你好。我好。

你好。我好。你好。我好。你好。我好。

你好。我好。你好。我好。你好。我好。

你好。我好。你好。我好。你好。我好。

你好。我好。你好。我好。你好。我好。

你好。我好。你好。我好。你好。我好。

你好。我好。你好。我好。你好。我好。

你好。我好。你好。我好。你好。我好。

 

然后顺利回到家暗槌。

 

nervous_spot2.jpg

在紧张什么啦。。。

 

徒然。

Read Full Post »

咸蛋超人终于忍不住口,向可爱公主发出最后的命令。

“我命令你不再爱我。”

可爱公主一再追问,死都要有答案。

“因为我不喜欢你”

可爱公主不相信,坚定感情可以被培养。

“我要激情,我相信一见钟情!培养出来的感情,一旦日后一有裂痕,更快分手!”

可爱公主赶快使出道理功,讲多多道理。

STOP!你很烦!”

可爱公主住嘴了,使出绝招,沉默功。

“好了,我要飞了。没事不要找我。”

咸蛋超人把双手举起,“咻”一声,飞往自由国。

cuteprincess.jpg

可爱公主眼巴巴地在闻烟,只好乖乖地接受事实,眼泪也懒得流一滴。

从此以后,咸蛋超人继续一见钟情乱乱漏电。

可爱公主继续可爱时可爱,不可爱时不可爱。

全民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故事就此结束。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