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April, 2008

看了《The Kite Runner》,心情一直很难被抚平。

我没有很大的阅读习惯,所以并不知道也没有看过他的原著,从网上的资料显示,原来这是一本畅销的小说。

(要买来看了)

要看故事大纲的朋友可以按此查阅官方网站

我想说,《The Kite Runner》震撼了我的心。故事并不能三言两语能够尽诉,但是电影画面的铺陈却相当顺畅,一起一伏,撼动我心。它让我了解阿富汗近30年来的变动,也让我见识了回教法之下所实施的刑罚,它让我看见遗憾和弥补。

电影里那两名小孩主角的演绎实在有够让人留下深刻印象,很难相信他们是第一次演戏,尤其是Hassan。

其实我尝试以文字讲述我的心情和久久无法自拔的情绪,但是好像很难以下笔。

“There is a way to be good again”

不要错过好电影。

如果我要列出2008年最好看的电影名单,《The Kite Runner》会是其中一部。

“For you, a thousand times over.”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前天上班的途中,听见数字电台在讨论环保的问题。

我不算是一个完全的环保份子,但是却尽力地做好本份,尽量不用塑胶袋、公司的纸张用完两面才丢掉、尽量少用宝丽龙的容器等等。

大宝很有耐心的向大家讲解有关环保的方法和尝试让大众明白环保的逻辑和方法,并以外国的环保意识以及政府的法制作为比较,好让我们的国民可以自我反省,从自身开始做起。

当然也讨论到我国政府没有做出很大的努力,毕竟在街上要找一个垃圾桶,如果不好彩的话,可能需要走上一大段路才找到垃圾桶,或者一座垃圾堆,那时才丢垃圾。

听众也反映说,如果手上拿着一张抹了很多巧克力的tissue,要找一个垃圾桶来丢,实在考验他人的环保坚持。

但是,无论如何,这个地球是我们的,现在不做好环保本份,日后的子孙不是没有好日子过?

所以自身的环保意识和行动是超级极致重要的,虽然有时候我国的大环境没有准备好,但是我们必须自动自发,就有希望。

可是。

男DJ竟然把整个马来西亚人民不环保的意识怪罪在国家政府没有好好为大家准备好设施,让人民“没有环保的习惯”,所以就很难,包括他在内。

这是什么话。

环保本来就应该属于每个人的道德范围之内,如果你记得的话,小学道德教育有教“要保护环境的清洁”。它甚至应该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就好像是“把垃圾丢进垃圾桶”,有垃圾,就丢进垃圾桶。

我没有反对国家在这方做得不够完善,我甚至在爱尔兰经历过最好的环保方式,那就是超级市场是没有提供塑胶带给顾客,顾客需要自备袋子,如果你要塑胶袋,请给钱。

请怪我见识少,当时的我相当震撼, 后来在巴黎就买了一个青色的环保袋,以它作为“不用塑胶袋”的开始。

国家没有硬性规定,所以人民醒觉性的自动自发。

所以数字电台才讨论此课题,唤醒大家。

可是男DJ开倒车,埋怨国家没有准备好设施,所以自己也跟着没有“环保的习惯“。最令我顶不顺的,当听众拨电发表意见时也表示我国的不足,但会从自身开始,并呼吁男DJ要open his mind,打开他的头脑,要从自身开始。

结果男DJ说,他是反面教材。(意思是他说自己没有“环保习惯”是因为国家,是说给大家听,一种反面教材)

什么话。

其他可争论的话题我没有异议,但是作为一个媒体子宣扬一个正面的课题时,你可以用自己的态度,但是因为媒体影响力的威力,即使你多么不赞同,也应该呈献的大体和中立,而不应该让人怀疑“一个好的行为”变成“因为国家没有做好而我们也变不好”。

男DJ,你可以反省一大大大大大下吗。

Read Full Post »

我要记录一下“祸不单行”的经历,发生在上个星期。

2008年4月15日(星期二)

正当准备送妈妈和大妹去机场的时候,小妹不小心把汽车的alarm的遥控器掉进水里。没有关系,就用锁匙开门,结果汽车响个不停。由于时间不多,只好打开车盖,把喇叭的电线拆掉。本以为就解决,原来我低估汽车alarm的威力,车灯一直在闪。越驾就越觉得不妥,只好把车驾到KL Sentral,一起乘搭KLIA Express去机场。

快是快,因为整个路程只花费28分钟,更直接和间接地让我和小妹想起当初在伦敦几乎错失飞机的经验,只因我们搭错火车。怪只怪一时冲动就上火车,还有怪伦敦的火车事业发展地太蓬勃,路线多到。。。。。。一个程度。

重点是,我们花了RM35x3=RM105去机场,RM35X2=RM70回KL Sentral。

大出血。

回到KL Sentral,alarm遥控器竟然回死复生,哥妹俩驾车回家。

2008年4月18日(星期五)

我兴高采烈地直奔双威金字塔购物商场,因为这是第一次的team dinner,看看同事们在下班之后的火花大不大。正当兴高采烈的转上泊车场,“嘭”的一声,撞倒前面Proton Wira的bumper,出现一个洞。

幸好对方是一个明白事理的女生,没有吵架,有说有笑,交换卡片,经过查证,决定赔RM300(第二天才过账),然后继续直奔约定的餐厅。

Team Dinner过程相当愉快。

当几乎相当接近家的时候,感觉轮胎有不对劲,便停车察看,原来爆胎。

我望着爆了的轮胎,无言以对。

明天再算。

2008年4月19日(星期六)

一早驾着爆胎的汽车去到轮胎店,没有开,就到附近的修车场求救。

我忘了告诉你,我的后背轮胎也爆了,还没有补,所有没有多余的轮胎。我也几乎忘了上个星期在上班的路途中爆胎,自己换了一轮。

还好,修车场救到我,RM230就没有了。

2008年4月20日(星期日)

健身的宏愿还没有消灭,虽然没有办法一个星期去三次,但是会坚持每个星期天去拜访一下,有去好过没去。

正当要去Locker拿毛巾冲凉的时候,锁匙不见了。

我到曾经到过的机器附近寻找,找没有。只好求救于名人健身房的职员利用大钳把锁头剪开。

要买新锁头了。

++++++++++++++++++++++++++++++++++++++++++++++++++++++++++++++

这一连串的倒霉事件,倒是在事后才把它串联起来,变成是倒霉的一个星期。当下的自己是相当的潇洒:

  • 撞车,赔钱咯,自己错嘛
  • 爆胎,换胎咯
  • 车有问题,搭火车咯
  • 锁匙不见,敲开锁头咯

DJ同事知道我的经历后说我很惨,我说我ok,最重要是think positively,就不会有bad feeling。

所谓小财不出,大财不入。

没有倒霉,又怎会知道好日子的滋味呢。

Read Full Post »

今天是星期天,我屈服于妈妈的邀约,一起去和阿姨们吃点心。本以为是全家出动,原来我的妹妹们早和叔叔们出发到巴生吃肉骨茶,我只好千不甘,万不愿地陪妈妈。

通常这样的阿姨们的聚会,大家的儿女们,也就是我的表兄弟姐妹们也会一块儿出来,大家有说有笑,是一个温馨的画面。

谁知道,今天吃点心的同辈只有我一个,其他的都是阿姨和姨丈们。糟糕,这次上贼船了。

我一个小伙子,面对10个长辈,虽然没有心理障碍,但是已经可以预测被问的以下几个问题:

字是阿姨们,字是我)

  1. 工作好吗?好。
  2. 今年几岁了?华人30岁
  3. 有没有拍拖?现在没有
  4. 30岁了还没有要结婚?30岁才是人生的开始
  5. 那也是,现在先赚够钱才谈结婚。对呀对呀
  6. 不过不要眼角太高,不然怎样找到呢?没有啦,遇到才有嘛
  7. 你在电台做工,应该有很多司仪、模特儿、歌星,全部都是美女,没有看中meh? hmm……
  8. 是那些明星眼角高,哈哈!哈哈哈。

然后我立刻转话题,问大姨刚生女孩的女儿怎样,才成功把视线转移。

虽然大冒险了一阵子,但是听见阿姨们之间的谈话也感有趣,感情非常好。

当妈妈问起大姨的儿子们有没有来,大姨说,问过了,不要来。后面还加一句,年轻人长大了有自己的朋友,逼不到来的

说的也是,曾经是童年玩伴的表兄弟姐妹们,现在各分东西,嫁的嫁、娶的娶、有的在新加坡工作,有的偶尔还会在街上遇见,却屡次闪人最快,有的我连样子都忘记。

当上一代离开我们之后,我们这一代的关系线,会不会就因此就断掉?

而我们的下一代的关系线,不就是扯不上了?

Read Full Post »

今天早上一觉醒来,精神奕奕,睡眠足够的感觉实在好。

驾车上班的路途中,心情直线下落。一到公司停车场,搭升降机,走进办公室,把书包放在桌上,启动电脑,心情就跌到谷底,没有翻身之机。

原来,关丹的海边,也是伤心的。

一个个子很小的男孩走去当老师的旧“同事”安慰我说,睡觉是最有效驱走坏心情的方法。

看来也真的只有这条路可以走。

睡吧。

Read Full Post »

健身备忘录

刚才去了我人生中第二次的健身,做了整整两个小时,现在手脚酸酸,拿一个装满水的水壶都觉得吃力。

但是不打紧,有付出就有成果,为了让自己在接下来的4个月内成为大家目中的健身男,我一定要咬紧牙根,撑下去。

不过一个驾车人去健身房也蛮真无聊,可是,一旦踏入健身房之后,有没有伴都不重要,因为全部器材都是独个儿做的,即使有伴在身边,大家也只能够眼神偶尔交流,说话的力气就留给气喘会比较实际。

为了那42寸的胸肌、6块腹肌、扎实的屁股、曲线明显的背部、有力的臂弯,我一定要撑下去,虽然之前我浪费了几乎两个月的时间没有上健身房。

第一次:2月19日 第二次:4月5日

日后的安排,一定是一个星期至少3次,一次至少一个小时,专注在上半身的训练,我绝对相信“只要有恒心,肚腩可以变成6块腹肌!”

顺道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么久没有update部落格,因为Streamyx和TM在渐渐地用尽我的宽容。我还在等待完好的一天,在等待的同时,只好以“ZTE中兴”的USB Modem顶一下(都蛮好和方便,还比streamyx便宜),不过这个全新的服务有时也会挑战我的宽容,尤其是它没有signal的时候,我一面玩flash game,一面骂粗口。

同时的两个星期也在忙电台的活动,除了忙找夜明珠,也忙着安排听众来“打烂一些让你无法向前走的东西,来换取一个旅游配套”。

也顺道提一下,我的金发已被铲除,回归朴素。

让我扮可爱来祝福我的健身计划成功!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