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June, 2005

相冲论

踏入六月的第四天,我依然是我。

 

刚才的“相冲”让我怒火中烧,滋味从来没有好受过,更何况是越烧越旺,似乎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

只有离开现场才是浇息怒火的最佳途径。

离开的时候头脑一直在打转,是我太take it seriously或者他们实在过份?

本应是一场好友知己喝茶闲聊的聚会,却因为7号馆主的灼灼逼人以及针对性(当下的情绪告诉我是针对不是无意)的调逗,让我觉得浑身不是滋味儿。喝茶前夕发现不妥时已决定少话为妙,但依然无法逃过厄运而让此聚会蒙上一层灰纱。虽然还不至于“不欢而散”,但对于现在的我却起着一股非常宏大的心理化学作用。

真的是我take it too seriously?

 

踏入六月的第四天,我依然是我。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