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June, 2006

整家人去了波德申,屋里只剩我一人,渡过星期六下午和晚上以及星期日早上。

 

也好。毕竟过去数个月都因为工作而无法在周末好好休息和拥有私人空间作一些无关痛痒、可有可无、随心所欲的事情。也因为工作繁忙,不良寒舍空窗了有一段日子。

 

偶尔没有小孩子的吵闹以及姑姑叔叔们的高嗓音,其实也算是一种难得清静的日子。

(这种日子不能过太久,毕竟要珍惜一大家庭在一起的时刻)

 

于是我脑里开始盘旋思考,到底我这两天会怎样渡过才算是悠闲自在、无忧无虑?

 

结果。

 

星期六

 

1.睡醒

2.早餐+午餐

3.拿奖杯

4.看报纸

5.看《桃色》DVD

6.去陈奕迅演唱会造势活动工作

7.回家看天映频道《情癫大圣》边上网

8.PJ A&W与朋友见面欢送

9.回家看《Brokeback Mountain》和《豪情》DVD边上网

10.                    睡觉

 

星期日

 

1.睡醒

2.洗衣服

3.早餐+午餐

4.看报纸

5.午睡

6.晚餐

7.看华丽台《四叶草2》和Astro新秀大赛半决赛(一半)

8.写这篇稿

9.与朋友吃宵夜

10.                    上网

11.                    睡觉

 

结果,我的两天就这样过去。

 

让我想起一则小故事:

 

“一位在商界非常成功的退休人士在湖上休闲地钓鱼时遇上一位渔夫。退休人士告诉渔夫应该有远见,将卖鱼的盈利买一艘大船,大量捕鱼再进行加工,制成罐头,出口到世界每一个角落,然后搞公司上市,赚大钱驾大车,让每个人都认识你尊敬你,直到退休,到郊外购买一间别墅,偶尔散步、打猎、坐在小艇上钓鱼,那才是人生一块乐事。

 

渔夫望着退休人士,面带笑容,轻声地回应退休人士,我现在不是就坐在小艇上捕鱼吗?”

 

小故事,大智慧。

 

我好像还没有这样的智慧。。。。。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这个星期狂播Corinne Bailey Rae <Like A Star>

 

没有Macy Gray的沧桑声音,却是那股恰到好处的vocal

 

整张专辑没有仔细听完,就被Track 1完全征服。

 

这首歌已成为我的开工歌。

 

一首懒洋洋的歌,没有故意的兴奋快感,也没有特意的哀哀悲伤。

 

就自然满满地,就让我觉得应该以这一种节奏完成完美的一天。

 

所有的失误、压力、焦急、担忧等都被融化。

 

算什么。

 

推荐给你,Corinne Bailey Rae <Like A Star>

Read Full Post »

辞职学

朋友突然拨电给我,问我一个问题。

 

我很想辞职,但不知道应该怎样开口。

 

我愣了一下。

 

(这一切发生的比预期还要早,人算不如天算。)

 

盘问之下,原来朋友今天工作时已有冲动与主管摊牌。

 

不过。

 

她说她欠缺勇气。

 

于是我唱歌给她听。

 

“终于作了这个决定,别人怎么说我不理,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

我愿意天涯海角也跟你去,我知道这样不容易。”

 

(难听到。。。)

 

快快给我一个理由。这个理由一定要不是主管的错、公司的错。

 

(原来想辞职理由也是一大学文)

 

告诉她是自己发现在这公司没有发展空间,况且已失去工作热诚。单单是“失去工作热诚”这个理由以足够让主管再说一百个劝你的原因打入冷宫。这其实也是真正辞职的原因,没有隐瞒,只是将理由富丽堂皇化,人性化和感性化,目的是要减少摩擦、减少口角,至少让主管知道自己无法贡献而必须作出退步的决定。

 

就这样决定,明天一定要行动!

 

加油!

 

结果朋友说今天不是将辞职的好日子,押后再谈。

 

我又唱歌给她听。

 

“终于作了这个决定,别人怎么说我不理,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

我愿意天涯海角也跟你去,我知道这样不容易。”

 

(依然难听到。。。)

 

突然想起林宇中的《失恋学》。

 

应该要创作一首《辞职学》。

Read Full Post »

泰国第二天,正式泰国行。

日期:21/4/2006

地点:Siriraj Medical Museum, Grand Palace

住宿:Sathon Inn

记录:

第一个目标,Siriraj Medical Museum。吃完Sambara提供的简单早餐(即烧面包、果酱、咖啡),就出发作穿越过Chao Phraya河到对面岸,再乘搭德士到Siriraj医院,参观秀蓉所形容的“人体博物院”。由于此博物院不允许拍照,只好用言语向你报告为何此地必到防不可。 原因就是,他们展示多个婴儿标本。最骇人的是,院方将婴儿的身体切半,并被装置在透明玻璃箱里,身体里的器官一览无遗,真实感十足。从数月大的胚胎至完整的婴儿都有,有者死于疾病、胎死腹中等,种种案例的标本都让你见识,相当完整。让我感到不解的是,每个婴儿标本前面都有几个玩具,感觉好像是在“祭拜”。泰国一向给我一种非常神秘的感觉,鬼神习俗的传说从电影里都见识不少,但是在医院里竟然有如此安排,我就觉得有点矛盾。 难道电影里所描述的所谓“连现代科技也无法解释和解决的事情,就得请教神灵鬼怪”? 

当时的我其实有少许害怕,因为当我凝视婴儿标本的眼睛时,我担心婴儿的眼睛会突然睁开。 还好,一切平安。Siriraj Medical Museumhai还有其他展示,包括了泰国的医药历史、疾病、细菌、死亡记录等,少不了有关海啸的纪录。当时海啸事件的发生,Siriraj医院就牵涉在抢救行动。院方还特此制作海啸录影特辑,将当时惨痛的经验与场面都一一记录,让身为游客的我们也深深体会当时的悲惨与紧张。 参观完毕后,我们就到附近的菜市场里的传统茶餐室吃午餐。里面的店主都不会英文,庆丰灵机一动,用英文请求隔壁桌的学生帮我们点菜。还好学生会英文,也乐意帮助,才成就了我们在泰国真正道地的午餐。 午餐后搭船直奔Grand Palace!我没有穿长裤去,所以必须借长裤穿,以示尊重此神圣的皇宫与寺庙。我们拍了许多照片,请慢慢看! 

身水身汗地参观完Grand Palace后,就回到Kao Shan Rd取回行李。所谓的背包旅行,当然要背着背包到处行走才有感觉。只不过在还未取得行李之前,本人就做了一个小决定。 做黑人头。 反正整条街道都是做黑人头和绑辫子的小摊子,近在眼前,价钱便宜到要死,不做白不做。 况且已作了个承诺,就当是给自己一个交待也死而无憾。 

结果就坐下讨价还价,RM95做整头。  不到半小时,我立刻变身成为帅气时髦的日本小伙子。 请查证变身过程。  newhair_01.jpg骄傲呈献。 

同行的秀蓉也在怂恿之下绑了一条辫子,RM3 结果顶着新头到Sambara拿行李,也留下多个倩影,实在不舍得这让人流连忘返的好住宿。 结果顶着新头乘搭德士到Sathorn寻找旅社,Sathorn Inn 

Sathorn Inn非常有钟点旅店的感觉,房间大但一点残旧,房租却只不过RM50一晚,还算经济。选择此地的原因不外是它非常靠近轻快铁站,方便我们明天到购物天地。 梳洗后,一伙儿就出发到传闻中出名的海鲜楼(一直没有办法好好记得地方明)。抵达后才发现那海鲜楼就在河流旁,情调还好,但食物一流。怪只怪自己不吃生蚝,秀荣庆丰阿蔡就点了一大盘声好当宝吃。除了超级新鲜大只之外,价格也只不过是RM5一个。 他们说是“抵”到烂。 难得高兴,就叫了泰国的道地啤酒送海鲜。名字很好笑,阿蔡就把它给拍下,大妈应该没有出售吧。 

它的名字叫“仙家”(译名)。 饮醉吃饱后,我们又乘搭德士到曼谷的红灯区-Patpong  说白一点,就是看脱衣舞Thai Girl Show的地方。(以前还以为是Tiger Show J 肚子不争气,才走不到五分钟,就感觉到自己有头晕的症状(相信是啤酒惹的祸),就赶紧独自儿乘搭德士回旅店。 没想到回到旅店要做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大便。更妙的是,大完便后竟然精神奕奕,丝毫没有头晕的感觉。气死我了,本想打开眼界看生平第一次的脱衣舞,竟然败在“大便”。其实也累了,只好上床睡觉。 第三天的行程,购物为主,请期待!

Read Full Post »

我的特质

我的特质就是彬彬有礼,友善好客?

 

这些所谓的“特质”并不是舍主在自卖自夸,而是出自一位名人嘴巴。

 

那位名人就是台湾名作家,吴若权。

 

说真一句,对于吴若权吴娟渝等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作家都处于“略懂”的阶段。意思是说,我认识他们的名字与样子,就是没有看过他们的书籍。

 

他们写的书或许可以说不是我的杯中茶。

 

无论如何,因为工作的关系,原本是假期的周六我也得回公司招待吴若权先生上电台接受现场访问。

 

犹如往常一样,我一样以我最亲切的笑容与最真诚最有礼貌的语气接待,可说是发挥了公关应有的功力,让嘉宾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那时我的头发还是黑人头。

 

在准备进入直播室之前,吴先生说我的头发很特别,很有型。

 

我礼貌的回答说谢谢,自己本身也非常喜欢,虽然有人不赞成。

 

可是你却坚持做出来,证明你很有立场和主见,而且你很有礼貌。

 

哪里哪里,谢谢!

 

吴先生再说,你礼貌的很有立场和主见。

 

礼貌的很有立场和主见?

 

礼貌的人我就见得多,但像你一样礼貌的有立场和主见,实在难得。 

由于时间的关系,就没有再详谈下去。

 

现场访问的时候,吴先生在讲解有关“人生职场道路上应该如何选择”时,他强调说,知道自己的特质才为上上之策。

 

就好像刚才负责接待我的同事,他那亲切、礼貌和友善的态度就是他的特质。如果他能够往这个方向出发的话,一定能在职场上发光发热。

 

我听了简直不能相信,我被吴若权先生批说这番话。除了暗爽虚荣之外,他这一番话真的“一语警醒梦中人”。虽然不是风水面相大师,但是观察力强名作家嘴里所出的话语应该就等于是另外一种权威。

 

亲切、礼貌和友善是我的特质?

 

我应该去买吴若权的《寻寻Me Me》吗?

Read Full Post »